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中文/English
  湖北省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
首页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人物与观点 > 正文 人物与观点

王一凡:教育者的内生力
来源:华中师范大学道德教育研究所 日期:2018-06-29 浏览:

有这样一个故事:一个小孩在放羊,有个人问他你放羊干什么,放羊娶媳妇,娶媳妇干什么,生小孩,生小孩干什么,放羊。这就是小男孩对放羊活动的基本觉解,也是人的自然境界的基本反映。

作为教育者我们是像放羊的小孩一样,囿于对放羊活动的基本觉解,还是突破自我认识的藩篱,从基本觉解走向更加丰富、灿然的人生自觉?换言之,我们应该有什么样的职业乃至人生的价值取向,目标定位?这是每一个教育者不可回避的人生命题。

作为教育者对教育价值的追求可以激发自我成长的内生力,而这种教育的价值取向,抑或人生目标对教育者的职业规划、专业发展而言具有重要的意义。我国著名哲学家冯友兰先生把人生分成四个境界:自然境界、功利境界、道德境界和天地境界。自然境界和功利境界中的人是现在就是的人,道德境界和天地境界中的人是应该成为的人。教育者的职业乃至人生境界定位如何?格局多大?无不决定了教育者自我发展的内生力。

 

内生力的培养须要自我发展的自觉。古人曰:人贵自知之明。荀子曾曰:君子日当参省乎己,则知明行无过焉。古希腊人也把“能认识自己”看作是人类的最高智慧。老子也曾曰: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。作为教育实践者我们更要有自知之意识,自明之自觉,要于常态的教育实践中三省乎己,如此才能修身律己,知微适变。一个教育者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,能否真正认识自我,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或决定着自己的职业生涯。弗洛伊德认为人格由本我、自我和超我构成,作为教育实践者只有真正地认识自我,才能不断地完善自我,超越自我,达到道德境界与天地境界。

内生力的培养须要自我践履的定力。社会转型,教育也在随之变革,芜杂的教育理念充斥在我们本缺乏对教育本质秉持的浮躁中,我们在“泛理念”中常会随波逐流,自然也就躁动无比。

现实中“一个‘赛’、一个‘晒’;一个‘争’,一个‘浮’,越来越‘躁’,结果越来越‘糟’。”叶澜教授在“新基础教育”探索实践中的担忧与告诫令人深忖。

 

当下仿佛是一个不缺理念的时代,林立之理念,丛生之派系,看似繁荣,就其本质而言让人隐忧。实践者在对诸多理念跟风式的膜拜中依附,沾沾自喜,殊不知在“城头变化大王旗”中我们已偏离育人之本。

法国有句谚语:变,愈是不变。有时坚持比创新还重要,尤其是在育人方面,我们常在“术”上花样百出,其实离“道”甚远。作为教育者我们能否笃定恒久地去秉持教育之本真?无不在拷问着我们每一个育人者。教育的定力在当下显得尤为可贵,现实中有些实践者确实取得了些成绩,也积累了些宝贵的经验,但在经验尚未进一步理性化、固化的时候,就沾沾自喜,殊荣之下不可一世,每每睹之,“捧杀”之憾,其经验也随之浅表化,自我发展也就戛然而止,导致“名师不名”、“特级不特”的现象比比皆是。与其说是体制使然,倒不如说是自我缺乏内省与定力,缺乏对教育本质的厘清与恪守。

春始万物苏,愿教育的内生力在我们身上随之萌发,因为我们期待着一个美丽的春天,也期待着更美好的自己!


 

上一篇:杜时忠:终于关注幸福了——评2011年开学第一课
下一篇:正视中小学德育的复杂性——访全国著名德育专家、华中师范大学杜时忠教授